Entrie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件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orochilo.blog22.fc2.com/tb.php/2576-930aced4
この記事に対してトラックバックを送信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since '03

a416
▼「喂,伍海明o係哥便返o左o黎,出o黎食飯。」

自5J畢業離開WYK後,斷斷續續有聯絡的就只有皇帝;去年聖誕節肥華回港時,自己沒辦法抽身出席舊同學的聚會。早已變成1 over 3個人的咱,這次決定不管怎樣也要參加,好會一會過去的同學們,也希望將斷了五年的橋樑,再一次修繕好。

「喂,大哥,我到o左油麻地地鐵站。」
「咁我行過o黎,您等我五到十分鐘。」
一邊匆忙為「電話放了在哪?」、「我件外套呢喂?」等問題苦惱、手忙腳亂之際,卻突然在話筒的另一頭聽到這句說話。
「係喎,大哥你仲住o係●●花園喎。」
老實說,咱有點震驚;雖然和這位舊同學關係不錯,但並沒想到在英國學習多年後,他仍會記得自己住的地方。說來慚愧,若反問咱「咁佢住o係邊?」的話,咱也只記得是「長沙灣」,什麼村哪個屋苑什麼的,可是一點印象也沒有(飯局時才知道現在已由長沙灣搬到沙田,再一次慚愧......)

咱要到油麻地地鐵站很快,可選擇的路也多得很。沒刻意的去選,腳就自自然然的踏上了果欄那邊的路;也許是這邊大路轉入小路的車子比較少,適合咱這種想早一步到達目的地的人的關係,潛意識選了這條路吧?雖然心急,但死腦筋的咱在紅色人像面前還是會乖乖收步,哪管它遲到還是怎樣;這個艾菲爾時養成的「三不」――不衝紅燈、不追巴士、走路時不看書――習慣還是沒有改掉啊。就在這第一個交通燈位置,對岸不算多、和咱同樣是在等候人像由紅轉的數人裡頭,有一位咀角上揚得蠻害、卻強忍笑意的青年,直直往這邊盯著看。
「......嘩。又有MK仔在街淫笑、同Friend講緊電話牙?」
咱心想。他直直的往這邊一直盯著看是幹嗎?雖然匆忙,但還不至於穿錯古怪的衣飾出門吧?但不消一會,在這方面較為遲鈍的咱,立時發現對岸這位第一印象是「MK潮童」的人物,似乎有點熟悉。慢了很多拍,但咱的腦海的確浮現出「伍 海 明」三個字來。交通燈發出清晰、急促,催趕人們前進的聲音。

「點呀,大哥?」
「......嘩,咁心急等唔切就自己行過o黎?如果我行碧街哥邊去地鐵站,咁您點?」
他停頓了半刻。
「咁咪行番過去囉,嘿。」
怎麼看都是「沒有想過那種情況」的表現......還是和以前一樣啊,這傢伙。
「過o左幾年,瘦o左好多喎。」
「係?可能係件衫oversize掛......」
咱對這種事沒什麼自覺,也許是每天也從鏡子看到自己的臉,根本看不出個變化所以然吧?由於時間尚早,咱們決定邊走邊談;談過去、談現況、談將來。咱浪費了三年光陰予艾菲爾、一年予F.5 Repeat,直到最近才有點看清楚自己接下來的前路;伍海明又如何呢?
「您做會去英國?」
「冇呀,哥陣放完榜之後,四圍搵D毅進、重讀;不過我打畀周一問哥陣,佢話都截哂,咁冇計咪去外國讀囉。係呢、你重有冇聯絡邊D同學咁呀?」
「...冇乜,MSN都係淨番皇帝一個,唔係佢哥日話食飯ADD哂成村人,睇怕都搵唔番大家。」
「係喎。哥一輪ICQ轉MSN,成班好似消失哂咁。講起皇帝,我哥日聽佢講,話楊巨銘去o左讀Building Management喎。」
「具體呢?」
「皇帝話『咁即係看更囉!』喎。」
哈,二人同時笑了出來。
「我都聽阿周亨話o係英國讀Sociology,仲同您好近添。」
「係呀個零鐘車,不過佢哥科番o黎都唔知做乜......」
「做阿Sir教番Sociology囉。」
「好笑。」
「咁您呢?讀?」
「Business。」
咱們圍內選擇從商的人還真多。漫無目的地說著走著,冷不防正前方突然出現一記飛腿。
「......好一隻奪命香雞腳。」暗下心道,又猛然發現這不是吐糟的時候,抬頭看看飛腿的主人,一頭捲曲、蓬鬆頭髮,背著巨大背包;差點認不出來了,皇帝是也。

「哇,瘦哂喎。去邊度索o野o黎呀?」
怎麼大家都這麼說,咱真的有瘦弱到那種地步嗎?目前正在認真檢討「三餐是不是要好好認真吃」之中。皇帝過去已經是打著「出其不意」旗號的人,讀書成績好的他,萬萬沒想到早年他竟然會跑去學習外界不好看「錢途」的舞台劇、演戲。
「而家讀緊法文,year 1。」
相較起「出其不意」,更大的打擊是雖然咱這些年來斷斷續續也有和他聯絡,但記憶卻仍停留在「演戲學習中」這印象裡面......這晚慚愧的情緒浮現得真多。
「點呀明哥?呢幾年o係哥便溝盡無數鬼妹啦o下?呀係喎,你打個電話畀周一call call,佢係咪o黎o架?」
這樣子高速切換「認真」和「戲謔」也是他的特色之一。他從懷裡抽出香菸,咱和他搭起話來。
「今晚多人嗎?」
「唔多,應該六、七個到;匡爺和律師雄唔知o黎唔o黎到......我睇九成都係打邊爐架啦。」
「都好,叫做唔難搵位。」
「上次肥華哥次你冇o黎,今次又唔多人。我諗聖誕應該會搞次勁o既。」
好像在聯絡各舊3W人方面,皇帝這數年來也是最積極的一位;無奈去年年尾 + 年關就是遊戲雜誌最忙碌的時段;這年聖誕咱一定盡量找機會出席。
「頭先聽袋明話楊巨銘去o左讀Building Management,」「看更嘛!」他很堅持的插入這一句,吐了一口霧。咱續道:「咁其他人呢?」
「肥華就去了Oracle、艾耶匡同翁雞震波佢o地做會計、律師雄讀Law,咁囉。」
好不容易才壓下「有冇咁多會計呀」的吐糟衝動,伍海明走過去,說周一下班前來中;決定隨便找家店開火鍋局的咱們,一邊前往目的地,一邊以電話通知其他人集合。咱跟在他們二人後頭、朝天空吐了一口霧,卻不是因為在吸香菸的關係;今天晚上,似乎是個蠻適合火鍋的日子。

拿了票,於店門外等待中,附近另一團以西裝為主要衣著打扮的男人,不知為何盯著這邊笑得很賊。是因為看到咱們數人、從談話內容得知是「聚舊」,而有所懷愐?抑或是剛剛震波、賣油翁二人出現時、去提款歸來的皇帝對他們施以「胸襲」,而對震波起了某種歪念?那就不得而知了。順帶一提,「胸襲」、「J襲」是皇帝他當年讓自己班級、同級生什至是英文教師P. Ho為之驚恐的成名絕技,絕對沒有人想像到一名防守中場盤球前進時,敵方的後衛會不敢阻攔、反而自動讓路......還記得同球隊受害者(!?)之一的斌爺、侯爺是他最愛的巨乳玩物,律師雄什至還因此創出雙手保衛貞操的「十字聯防」云云......就在咱回憶當年種種時,賣油翁冷不防拋下一句:
「而家做緊乜?」
是耶,還沒有交換名片。眾人寒暄數句、交換咭片後,開始談起來了;震波因為帶不夠咭片在身、被皇帝以「死西裝友睇唔起我雅?」為由施刑中,無法參與談話。
「您之前我記得好似唔係升J班(商科)個喎?做讀讀o下理科會變o左會計o既?」
「哦,之後升o左6蛇(6SS)......係喎,你同伍海明冇升F.6所以唔知。」
他某程度是個和咱很像的人。不過咱是那種「平常不多話,突然放冷箭」的無口毒舌死小孩;賣油翁則是「別人的事很少記著、無心放狠話」,開罪別人也未必發覺的那種人;大家都好像沒變哩。
「聽講飛神o係Open U讀緊,希望番WYK教喎。」
「Open U......學校應該唔收?」
「佢讀先?」
「中文。」
「......真係誤人子弟。」
眾人齊聲大笑。不過似乎等得有點久了,大家決定移師另一個地點,看看有沒有現成位置;周一來電,將於創興門口現身。

連同髮型計算比以前高了不少的他,以一個差不多沒舊同學能認出的「浩男Look」現身。回想過去WYK時,班中成績倒數四位分別是「咱」、「袋明」、「周一」以及後來插班進來的「穩重」,現在「唔讀書兵團」四子聚了三個,感覺還滿奇妙的。周一目前當上了程式員,在艾菲爾中咱那科來說看似是很普通的職業,但換到這個場合似乎就較為罕見了;他現在除了架設Forum賺取廣告費之外,還幫像是Facebook一類的網頁寫App,原來「環遊世界」、「大富翁」等都是他的作品(well,雖然咱沒有Facebook不知道那是什麼......);但他說同行中有一位編寫「古惑仔」App遊戲的,每月Income五十萬,比他害多了。
「咦,你哥科算係讀Design哥邊喎?」
「算是啦......」當時艾菲爾Animation Stream寫Program、Program Stream玩Maya,咱也快搞不清楚自己是屬於哪一邊的了......
「遲D畀D作品我個Chief睇o下,介紹o下D Freelance過你;不過最衰你唔識Flash,如果唔係賺到你笑。」
跟著又約定了下次出來雀局......哈,袋明回來了,你真的敢坐上去?

最後到達的是律師雄。過去大家都是魚蛋強、魚蛋強的喚他,一時間有點不習慣。和咱很大對比,他似乎長胖了不少;不過風趣度不減當年,就「骨子」來說,他和皇帝可能是現場改變得最少的人。入席,「大家在幹什麼」和「●●●現在怎麼了」永遠是這種場合的必答題,原來彪叔得到獎學金、能夠參與愛爾蘭的騎師課程;說起來當年他和飛神是班裡唯一會看報紙賽馬專頁的人,不過彪叔愛看的是馬,飛神則是賠率。舒夫陳高原來已經在香港出道,跑了去當歌手,貫徹「古典流行樂」的道路;過去也知道他有在合唱團待過、也知道他成績不俗,想不到會踏足樂壇。他所參與的團體好像是名為「VEGA」,一看,樣子和以往一樣,不過留了鬍子呢。
「真係,最重要都係Passion,做都係。」律師雄感嘆道。
「就算好似佢o地,讀唔成書都唔使死,一樣搵到錢。」不知為什麼,突然有毒打賣油翁的衝動湧上來。
「係呀,興趣真係好緊要。哥陣時鍾意D乜,其實一早就已經決定哂。」
「好似老羅,以前鍾意畫漫畫,所以現在就做了編輯。」賣油翁您真的醉了......聽起來真像是「因為今天是星期二,所以複製羊出現了。」一般;不過他不說的話,咱也不記得自己這麼早就開始畫畫了......感覺上認真起來,也是近一兩年才開始的事。也許正如他們所說的,很多事情都早已註定。
「咁都好,睇o黎我o地3W成班個個都有自己條路。」
「係喎,仲記唔記得以前我o地3W哥陣打邊爐?」
「記得,開o左兩圍枱家嘛。」
「係呀,我o地填o左一百碟肥牛添!」
「我記得我記得,最後臨走前仲叫個經理埋o黎問『喂,仲差九十七碟未o黎喎。』」
「跟住佢面都膿哂,冇聲出。」
哄堂大笑。那時候大家都很狂氣,只要是合法的幾乎都幹;真的很讓人期待,接下來下一次聚會規模會有多大呢?

「我o係英國哥陣收到封律師信。」
「講o架?告你?」
律師雄在陣,大家突然將話題轉到這方面上去了。
「冇呀,我冇開過o黎睇,唔知。」
「咁點?」
「有個律師同我講,話要罰成一萬鎊,叫我認罪,佢會壓到罰款去Minimum喎。」
「一萬鎊!?賣屎忽都唔掂喎......」
「......都唔係o既,賣o左可能有得救都唔定呢。」
「●你o地啦!最後我認o左,個律師同我講話唔使罰。但最後都唔知自己犯o左事......」
世界很大,也存在著很多奇妙的事情。
「我之前個Forum呢,唔知邊個亂貼,整張得6、7歲細路女o既相......搞到有差人上入我屋企,成部Server抬走。」
另一單案件,不過就很多方面而言,周一這起案子都較震撼咱......啊啊啊啊,不能夠被他們發現咱是LLC的身份(死)
「咁大單?」
「係呀,仲告我『協助發佈兒童色情照片』......我應該點打?」
「其實最安全、便宜同方便快捷o既方法,係認o左佢。唔好睇太多電視劇,呢D案個官實幫檢控哥邊o架。」
「......竟然。不過上次都係困我幾個鐘、話協助調查姐。」
「我阿Sir話,呢D Case控方好好打,個官一定幫佢釘你;未有一單輸過。」
「都係陳冠希單o野之後,就開始嚴o左......」
不過咱想吐糟的是......怎麼這裡整桌都是罪犯啊!?(爆)

法律時間結束,創興中心地面。
..
....
......靠。怎麼全部都吸香菸的!?well......不煙不酒的似乎只有咱一個?明明當時看起來最接近邊緣青年的是咱啊?交換聯絡方法後,各自踏上歸家的旅途;隨著路上遭遇的分岔路變多,大家也像葉子紋理般逐漸分散。但咱相信,總有再聚在一起的時候出現的。

曰:「看看別人,想想自己。」眾人中,也許變得最多的是自己也說不定。過去聲音最響亮,同級上級生不問、挑釁傳說口沒遮攔的咱;好像不曾出現過一般。現在已經變成了三分看七分想,只將最必要句子吐出來;追趕著失去時間,一步步走回正軌。失敗,何足懼?正確,誰來定?為了不失禮這群好伙伴,咱會努力繼續前進。

這一頓飯意義重大,可說是將目前陷入「大轉變前不安、猶豫」的咱打醒(皇帝的場合是毛手毛腳「毛醒」)。雖然起步慢了一點,但現在咱已經沒有其他顧慮了。
WYK精神長存。
雖然沒有好好讀書,但咱還是很慶幸進了這麼一所學校,遇上這麼一群3W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件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orochilo.blog22.fc2.com/tb.php/2576-930aced4
この記事に対してトラックバックを送信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Appendix

火狐★姉

Sorry, this Blog supports Mozilla Firefox only. Mozilla Firefox is the BEST way to view all Chinese (Traditional) coding here.
Get Firefox NowGet Firefox Now!

こ★とり

ことり★
マイイラスト★

★ 神 (敬稱略) ★
あかざ、原田たけひと、緋鍵龍彦、操昌輝、田中久仁彦、ザンクロー、huke
★ 好きな属性 ★
生足、黒ニーソ、スク水、ポニー、こ悪魔、褐色肌、ロリババア
★ 好きなタイプ ★
賢くて頭脳明晰な頑張っている方
★ 好きなCV (敬稱略) ★
北都南、清水香里
★ 大切なもの ★
ゆめ、じかん、我が家の猫嬢さんたち

ブログ★検索

主題★別

カ★レンダー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月★別

既刊★情報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