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偽娘Lv1

e149

▼話說,昨晚受到死亡犬前輩的邀請,加入其星期日的玩弄新手解悶D&D 3.5新手入伍團。
先來看一下下團隊:

死亡犬前輩
Race: 上至神、下至哥布林......看情況變身
Class: 理所當然的DM
Other Info: 聽說這次是個東方風味很重的世界......連地圖也(遠目)

社長老坦
Race: Dwarf
Class: Rogue
Other Info: Chaos Netual
明顯是強盜(爆)

使い魔
Race: Elf
Class: Cleric
Other Info: Chaos Good
早上看聖經,晚上看L漫的破戒牧師(死)
除了偽娘的部分之外,吐糟、毒舌有種「做回自己」的感覺,希望比較容易代入角色吧......

LD
Race: Elf
Class: Ranger
Other Info: Law Good
Eye Shield 21的鐵馬......?

衛大人
Race: Human
Class: Fighter
Other Info: Chaos Good
又一個做回自己的傢伙(遠目)
相信也是未來要Rez最多次的......

大S
Race: Dwarf
Class: Wizard
Other Info: Chaos Netual
「天造地設的弱點彌補」?
「天地不容的相性配合」?
唔,比食人魔好吧?

阿呼
Race: Human
Class: Monk
Other Info: Law Netual
死亡犬前輩的神秘朋友,聽說這個角色設定等同是「少林寺」的人物......

=====
=====

▼接下來,是今早起來花了半天的角色背景設定。
感謝整個早上不斷被茲提問還沒有轟殺茲的死亡犬前輩
懶校對,有錯別字的話請告訴茲......

=====
=====

夜幕低垂。
在這種深夜裡,燈並沒有亮起、鳥也不再啼叫,現在是名為「晚上」這王國的國民狩獵時間。
可是並沒有發現任何捕獵者的氣息。
不管是發現獵物的喜、飢餓太久的殘喘、抑或是攻擊獵物一瞬的殺氣,通通都感受不到。
也許是捕獵者隱藏的功夫高明,但是更大的原因應該是左右岩壁間的天然力場。

瀑布。
岩層經過水流多年的侵蝕,大概是累了吧?最後受不住而崩落、讓出通往地面的路來。
這瀑布是水月庵弟子每天早上修行的一課,藉著大自然沖刷心靈、來磨練意志變得更加堅定。
瀑布不會、也沒有必要休息。
其巨響不分晝夜轟擊著下游的水平面,蓋過了附近大部分的聲音。看樣子,建在附近不遠處的水月庵,晚上就寢也要經歷另一種修行呢。

提到水月庵,相信圖爾山脈合眾國裡的人們,無人不知道這個名字。
在眾多信奉水神「潮汐使徒‧瑪萊」的支派之中,水月庵算是當中數一數二知名度高的了。
但和絕大多數的其他支派背道而馳,比較起武術修行、江湖仇殺、勢力割據的種種,水月庵則是研究醫術、草藥應用的專家。
她們藉著第三代掌門金針神尼所研製的奇藥「白雲熊膽丸」、以及為王國內的窮人義診,贏得了眾所周知的美名。
可是,不著重武術修為不代表她們不擅武術。
她們在醫學上的研究,又豈會沒有覬覦的幫派?
可是多年來,明搶、暗偷......通通被水月庵的「流水箭陣」所破。
面對著那如瀑布般密集的箭雨,假如不是高級的魔法護盾也難以抵禦那種攻勢。也許是放棄了吧?這些年來也沒有誰敢對她們醫學的奧秘有所妄想了。

水月庵的夜,彷彿就像是永恆一般,只存在著「涮――」的一聲永不竭止;同時震撼心靈的流水聲。

=====
=====

「......」山林間,一名少女正聚精會神凝視著眼前的一棵植物。
那是獵人的眼神。少女早已將紫色道袍袖子、裙擺全部紮緊,配合她緩慢而沉穩的動作靜靜接近目標。
突然,花朵伸出類似舌頭的柔軟棒狀物,指向在林間拍翼的蝴蝶。
「就是現在!」說時遲那時快,少女以不像是十二、三歲的敏捷,虎撲抓緊面前花朵的舌頭。
雖然那舌頭表面凹凸不平、但是滿佈滑膩的唾涎卻抵消了這個「容易抓」的因素。舌頭在少女手上猛烈扭動、掙扎。
在角力一輪之後,勝利屬於以小刀割斷花莖的少女。
「啊啊,總算拿到了。」
這是名為毒舌花的肉食性植物。雖然這麼說,但它的目標也只是昆蟲之類的,對動物無害。
平常,它會將舌頭藏在泥土深處,只在捕食時才在花蕊裡伸出。
抓它的方法大概就只有這一種吧?
毒舌花的舌頭是很多藥物也會用到的素材,再加上「隱藏氣息」的訓練、「螳螂捕蟬」的道理;不管「醫學」、「武術」和「理論」三方面也是對新弟子很好的訓練。

「抓到真多啊。」聲音主人穿著與方才少女款式一樣的道袍,只有顏色不同,是朱紅色的。「今天也辛苦妳了,艾雅。」
名為艾雅的少女使勁抹著雙手,感覺抹布也要被她撕開了。「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嘛,銀翎導師。」她把手放近鼻子嗅嗅,吐出舌頭作了一個嘔心的表情,之後以剛才兩倍的力度更加使勁的抹著雙手。
銀翎導師淡淡苦笑,的確,毒舌花唾液的惡臭是很難沖去的,她很高興艾雅是少數不怕噁心、肯去捕捉它的弟子。
不管怎麼說,水月庵也是只有女生的清規地方。
唔,除了一個例外。
當想到這一點時,銀翎導師眉心一緊,但很快又回復平靜、慈祥的樣子。
「艾雅。」
「是?」少女回過頭,太專注於和抹布搏鬥的她,被喚回現實時嚇了一跳。
「麻煩妳去叫哥樂美過來。」
「咦?啊啊,好的。」
當艾雅離開房間的時候,風從門外吹進來,銀翎導師的朱紅道袍微微晃動。

一般人,專心一致著重一個方向發展是最好的,水月庵的掌門亦深明這個道理。故此,水月庵將最主要的「箭術」和「醫術」分開,讓弟子修行得到更好的效果。
以醫療為主要工作的「水鏡堂」,道袍就像銀翎導師的一般,是朱紅色的;而主精箭術的「摘月堂」,則是水藍色的。
而假如有能夠在兩方面皆有潛質全面發展的弟子的話,她們將會被編配到接任掌門的特別訓練班。
其道袍顏色正正是水鏡堂、摘月堂色彩的揉合,是紫色的。

=====
=====

冥想。
在「潮汐使徒‧瑪萊」神像安放的房間,進行冥想,這是莊重而嚴肅的行為。
本來是這樣的。
「我‧說‧啊!」艾雅雙手交叉在胸前,對著面前和她年齡相若的人低吼。「妳到底在幹嘛!?」
「冥想。」被質問者並沒有轉身,依舊以背部對著艾雅,回應道。
「妳、妳那樣子根本就是對水神不敬嘛!哥樂美!」對著那種滿不在乎的態度,艾雅愈想愈氣,指著哥樂美,低吼轉變成大吼。
的確,坐在神像上面冥想絕對不能說是莊重而嚴肅的行為......
「快給我下來!」
「好、好。」
「『好』回答一次就足夠了!」
「是、是。」
「『是』也一樣!」
哥樂美一躍而下,因著地飄動的頭髮輕搔耳朵,耳朵像動物般反射性地抖了一抖......是妖精嗎?真是稀奇的弟子。

「什麼事了?」一邊打著呵欠、一邊問道的哥樂美,看樣子對他來說任何閉上眼的活動也算是冥想吧。
艾雅沒有即時回答哥樂美的問題,深深呼吸一口。要說是為了調整剛剛大吼而亂了的呼吸,倒不如說是在努力壓抑自己想一拳揮過去的衝動。畢竟水神在看著啊。
「......艾雅?」連剛睡醒(還是還沒睡醒?)的人也能感覺到殺氣,看樣子,捕捉毒舌花的修行是白幹了。
「銀翎導師找妳,」艾雅似乎沒生氣了,最少哥樂美是這麼想。「該不會是妳又幹了什麼好事吧......?」夾雜著擔憂、質問、責怪等多種不同語氣的混合句子。
也許再刺激她會在水神面前被天罰幹掉,抱著這種想法的哥樂美在道了一句「謝謝」之後,就趕緊往外跑了。
「......真是的。」看著哥樂美一邊跑、一邊整理亂七八糟朱紅道袍的艾雅心道。

=====
=====

「唔嗯......」
「......嗄啊...嗄......」
多年來在水月庵也沒有出現過的景象,現在正在銀翎導師的房間上演。
雖然水月庵是修行者居住的地方,但是也沒有嚴規去限制各人的形象一致,諸如削髮的儀式對於著重心靈修練的水月庵並不適用。
所以,兩名年輕弟子躺著面紅氣喘的樣子,老實說非常搧情。
「......你該不會忘記,把這兩瓶東西弄錯的話,」銀翎導師左右手各拿著兩個瓶子,分別寫著「涼草末」、「龍獸牙粉」。「特效感冒藥就會變成特效媚藥吧?」
除了名字之外,瓶子本來的形狀也不相同,正常是絕不可能弄錯的。
清楚這一點的哥樂美,不敢看銀翎導師的臉,更不敢看兩位師姊的方向,只得低下頭。「對不起,導師......」
知道哥樂美本來就有亂調配藥物喜好的銀翎導師,這當兒也不知再說什麼好。她看看低著頭的哥樂美,再看看兩位面泛紅潮的弟子,搖搖頭,但「反正藥效也只有一晚,算了吧。」這種話她也說不出口。
「......和以往的一樣。」語畢,銀翎導師轉身去照料那兩位弟子,不再理會哥樂美了。聽內容看來是「有前科」的罰則?

為什麼明明知道哥樂美的壞習慣,也仍然要將他調配進水鏡堂呢?
對,原因就是「他」。
十多年前,當時也只是剛當上水鏡堂堂主的銀翎導師,在山林發現了被棄置的妖精孩子。
「哥樂......嗎?」在輕輕唸著籃子裡名牌的時候,銀翎導師就決定將他帶回去了。
而為了不讓別人發現哥樂是男兒身,銀翎導師將其易名為「哥樂美」;另外,為了方便自己照顧、也防止在摘月堂體力修行容易被識破這兩個理由,哥樂多年來一直以哥樂美的身份住在水月庵。
本來他對藥物的興趣也讓銀翎導師非常高興,但似乎是興趣過剩、很多時候胡亂調和做成各種麻煩......
想到這裡,銀翎導師繼續專心她手上的工作,照顧面前兩位「受害者」了。

=====
=====

「涮――」
在耳內迴響的水流聲連綿不斷,看起來就像是一匹擁有無限長度的布一般。
這聲音在掩蓋著時間,八十年的時間。

雖然妖精那種半不老不死的事情大家都清楚不過,並不會對那感覺到驚訝;但是,對哥樂美來說,人類實在太短壽了。
身邊認識的人一個接著一個離開,去迎接那約定好的休息。
四十四年前?還是四十五?
記憶不是很清楚,總之銀翎導師就是在那時候永遠沉睡的。自此,秘密就只剩下自己知道。
上星期,水月庵第七任掌門碧眼神尼也過身了,雖然她也不介意大家直呼她「艾雅」。

沒有要留戀的東西,而且數年之後,頸項的阿當蘋果也會讓自己身份被識破,不如現在離開吧?
已經以「修行」為名跟新任掌門請示過,外出許可拿到手了。
哥樂美坐在冥想室神像上,默默看著可能再也沒有機會看到的風景。

=====
=====

「這是什麼啊......」打開新任掌門出發前交給他的小包袱,哥樂美嚷道。「大陸地圖嗎......?」
e149b
除此之外,還有水月庵致傭兵訓練所的介紹信、以及一套豪華的女裝裙子。
「嘩噢☆小樂美妳穿那個一些很可愛吧?嗚嗚真好......妖精就是可以很容易釣到帥哥吧?」
「......咳咳,掌門。」
哥樂美回想起出發前新任掌門和同為妖精的摘月堂老導師交包袱給他的一幕,同時有點擔心水月庵的未來發展。
「......既然信上寫是掌門推薦的『女門生』,」哥樂美把包袱重新綁好。「看來還要一直穿這樣子嗎......?」一邊嘀咕、一邊在城內尋找傭兵訓練所大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新規
投稿した内容は管理者にだけ閲覧出来ます

0件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orochilo.blog22.fc2.com/tb.php/1023-a516ddd6
この記事に対してトラックバックを送信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Appendix

火狐★姉

Sorry, this Blog supports Mozilla Firefox only. Mozilla Firefox is the BEST way to view all Chinese (Traditional) coding here.
Get Firefox NowGet Firefox Now!

こ★とり

ことり★
マイイラスト★

★ 神 (敬稱略) ★
あかざ、原田たけひと、緋鍵龍彦、操昌輝、田中久仁彦、ザンクロー、huke
★ 好きな属性 ★
生足、黒ニーソ、スク水、ポニー、こ悪魔、褐色肌、ロリババア
★ 好きなタイプ ★
賢くて頭脳明晰な頑張っている方
★ 好きなCV (敬稱略) ★
北都南、清水香里
★ 大切なもの ★
ゆめ、じかん、我が家の猫嬢さんたち

ブログ★検索

主題★別

カ★レンダー

12 | 2020/01 | 0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月★別

既刊★情報